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编剧代劳的吐槽台词以及让人尴尬的提词器

发布时间:2021-04-13 12:12| 有433位朋友查看

简介:文/郑捕头 脱口秀演员穿大褂齐唱《大实话》,一边说脱口秀一边唱“哥哥面前一条弯弯的河”,在阵阵大笑和欢呼声中,《吐槽大会》第五季落下帷幕。 有人说,赢得年度冠军的是歌……


编剧代劳的吐槽台词以及让人尴尬的提词器



文/郑捕头
脱口秀演员穿大褂齐唱《大实话》,一边说脱口秀一边唱“哥哥面前一条弯弯的河”,在阵阵大笑和欢呼声中,《吐槽大会》第五季落下帷幕。

有人说,赢得年度冠军的是歌手出身的大张伟[微博],而不是那些专业脱口秀演员,有些不合时宜。
其实《吐槽大会》举办了五季,只有一季是脱口秀演员夺冠——王建国,其余都是其他领域的嘉宾笑到最后。
而且论《吐槽大会》第五季开播以来遭遇的种种争议,冠军身份归属根本不算什么问题。

其中掀起轩然大波的是范志毅对中国男篮的吐槽。
当天他的言语之犀利、吐槽之大胆,让很多观众高呼过瘾,但同时也引发了一连串反应。
在重重压力之下,后一期与体育有关的节目先是暂停播出,而后被“直接跳过”。
几乎就在同时,《吐槽大会》第五季的嘉宾之一杨笠代言的产品遭遇举报,而后表演嘉宾念提词器的画面又在网上曝光。
很多“不明真相”的观众这时才明白,原来演员们在台上吐槽那么稳准狠,都是照着现场提词器读出来的,那些稿子甚至也不是他们本人写的。

提词器真的有那么可恨吗?
基于节目目前的运作模式,提词器是为了保证录制效果不得不进行的安排,而且基本是逐字稿。
每一期节目的录制过程都非常紧张,很多时候台词都是当天写完当天录制,嘉宾和脱口秀演员都来不及全部背下来。
尽管已经是在那里“读稿子”,嘉宾的表现还是有高下之分。

另外,吐槽台词由编剧组撰写这件事,也是行业内人所共知的“秘密”。
来自各行各业的嘉宾表演者并不具备脱口秀经验,即使他们能够写出几句台词,距离成熟的脱口秀文本还是相差很多。
当然嘉宾会提供素材,甚至提供几句台词,但为了让台本更专业同时也提升效率,绝大部分撰稿工作都是由编剧团队完成的,为嘉宾量身定做,深度贴合他们的人设,而且各位嘉宾之间的表达有呼应串联。

作为第五季节目的高光时刻之一,许知远对其他嘉宾的那段“文化式吐槽”,相信很多观众都印象深刻。
在《十三邀》等节目中,许知远以知识分子的形象出现,到《吐槽大会》他依然以这样的面貌示人,言语却多了更多讥讽和傲娇,把很多看似伶牙俐齿的表演者都怼得心服口服,令人拍手称快。

许知远在表演中最令人击节赞叹的,是那一段精彩的“一键三连”。
他说:“张大大[微博],小说是作家写的假的事儿;李诞[微博],作家是一种你以为你在从事的职业;阎鹤祥[微博],职业你曾经拥有过。
”这段高水准的吐槽在网上疯转,让很多人看出原来知识分子吐槽可以如此降维打击,而且还显得那么优雅。
但这段台词基本不是他写的,而是来自脱口秀演员周奇墨、Rock和颜怡颜悦姐妹。

脱口秀与相声的重要不同之一是台本必须由表演者本人原创,而《吐槽大会》的嘉宾坐享其成,是否有违脱口秀行业的行规?
说起来《吐槽大会》这样做,也不是完全的自作主张。
《吐槽大会》最早从美国购买节目版权,请脱口秀演员和名人嘉宾互相批评和吐槽。
尽管西方的脱口秀历史悠久,但上台的那些明星同样不具备创作高水平脱口秀文本的能力,同样需要借助节目组的编剧力量。
而关于提词器,美国的相关节目也如此设置过,有的嘉宾甚至手拿稿纸上台表演,念稿子的状态更是不加掩饰。

有人就评价说,其实本季《吐槽大会》不是不该设置提词器,而是表演者易立竞看提词器的照片不该被泄露出来,显得不够潇洒和体面。
不过节目组编剧还是反应迅速,图片曝光之后,易立竞很快在后面的表演中回应:你以为提词器是在提醒我怎么吐他们吗?不,提词器是在限制我只能这么吐他们。

去年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三季破圈之后,《吐槽大会》第五季通过调整赛制等努力,同样获得了成功。
在很多观众眼中,这两个节目没有太多不同,都是脱口秀表演,很多表演者重合,且都是采用比赛形式。
由于《吐槽大会》只有吐槽,《脱口秀大会》杨笠吐槽等桥段也最为引人关注,很多人认定脱口秀就是要冒犯,只有冒犯才是脱口秀。
这又是一个重大的误区。

《脱口秀大会》大多数时间是针对主题进行个人阐发,这时候节目中就开始百花齐放,运用各种手法进行文本创作和现场表演。
回望第三季的内容,除了杨笠对男性的冒犯,其实还有大量不具有任何攻击性的幽默成分存在,有些演员甚至不冒犯别人,而是冒犯自己,也就是自嘲,比如李雪琴。
周奇墨贡献出不同一般演员的表演,很多内容都来自他平时对生活场景的深入观察,那段展现进药店买药经历的演出,不是吐槽也不是自嘲,是由于那种尴尬和内心独白让观众感同身受,让大家心领神会地笑起来。

在脱口秀进入国内时间尚短、接受度不够的情势下,脱口秀演员需要不断探索,脱口秀观众也需要慢慢适应。
其实相较于西方,我们的脱口秀行业走过的是一条很不一样的道路。
在美国,大部分脱口秀演员都进行线下演出,举行个人专场,上节目表演的凤毛麟角,从业者的成长路径是从线下到线上。

而我们这边目前很大程度上是节目驱动,一些在综艺节目中大放异彩的脱口秀演员,其实没演过多少线下演出,他们更适应脱口秀节目而不是线下表演,更不以举办个人专场为荣。
尽管国内也有一些演员一直从事线下演出,也有佼佼者举办个人专场,但由于他们很少在线上节目露面,知名度不算太高。
就像周奇墨,他前些年算是线下表演之王,在业内为人称道,但直到登上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三季的舞台才为大众所知。

不管是线上节目也好,线下演出也罢,近两年脱口秀市场比起前些年已经大有起色。
一个良性的状态应该是,线上节目吸引人们接触和认识脱口秀,而后再走进小剧场欣赏现场演出。
走进现场人们就会发现,原来脱口秀分为两种,一种是综艺节目,一种是现场演出。
剧场里演员都演绎自己写的台词,也没有让人尴尬的提词器。

图片来源/《吐槽大会》官方微博
(责编:vhaha)

标签:

推荐图文

精彩文章

随机推荐

友情链接():

香港验血